爬墙高手

(主教扎)Summer Paradise

*最近德奥圈过年小透明也想凑个份子x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请轻拍

*傻白甜ooc预警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清晨。萨尔茨堡亲王大主教位于维也纳的宅子也在鸟鸣声中醒来。

主教大人一如既往地在用过早餐、处理过日常政务后走进自己的书房。阳光带着暖意从窗外射入,投射在华贵的木质地板上。透过窗户还可以看到院子里恪守职责忙忙碌碌的仆人们。“又是一个一如既往的平静的上午呢,”科洛雷多在心里感叹着并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今天他早早的按照规划完成了应做的工作,有时间满足一下自己的个人兴趣了。他从分类清晰的书架上取下了前几天从某个天天和朋友泡酒馆压着时间期限才勉强交上作品的音乐家的手稿,眼前浮现了那天交稿时那人乱糟糟明晃晃的金发和清澈蓝眼睛底下令人难以忽视的黑眼圈。科洛雷多揉了揉眉心,试图将那个人年轻的脸庞从头脑中挥去,让自己全身心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世界中。他读着谱子,食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节拍,不自觉地哼出了音调。“精彩至极!”他下意识地感叹。一时技痒的他取出自己精心保养的小提琴打算试着演奏一二。

就在这时,他书房的门被敲响了。是阿尔科伯爵。他忠实的仆人在走进房间鞠躬行完礼后抬起脸来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在这么一个美好的早晨他脸上的疲惫显得有些令人意外。

“主教大人,有件事情要通知您。”

科洛雷多点了点头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呃…...莫扎特他……”阿尔科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他带了一头驴回来。”

阿尔科于此刻见证了永远严肃谨慎的主教大人极为罕见的表情崩塌。

“什么?!?!”主教大人迈开他的长腿,怒气冲冲的推开书房精美的雕刻木门,无视了在走廊里匆忙向他行礼的女仆们,头也不回的问,“他在哪里?”

“呃…他在后院,阁下,”阿尔科伯爵气喘吁吁一路小跑跟上自家主教大人的步伐,心里忍不住为那个爱胡闹的音乐天才默哀一秒钟。

随着靠近后院,初夏清新的空气带来了一阵阵嬉笑声。“荒谬!”科洛雷多能感觉到自己的青筋在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咬牙切齿道,“他从来都学不会什么是礼仪与规矩!!!”

但是拐进后院后看到的场景却让他结结实实的愣住了。

那个年轻的音乐天才骑在驴的身上,显然那头驴并不服气,在院子里又跑又蹦想把骑在自己背上的人抖下来。驴背上的那个人却兀自笑得开心,阳光跳跃在他柔软的金发上,产生着令人目眩的反光。那人微微眯起的蓝色瞳仁像极了科洛雷多收藏室里那颗美得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圆润猫眼石。但是一切都比不上他嘴角扬起的灿烂的笑容,温暖的令六月骄阳都黯然失色。而那从红润嘴唇间逸出的笑声,更是只属于少年的美好音色。

这时音乐家一个不小心被驴成功的甩了下来,扑通一声跌坐在柔软的草地上。他无奈的挠了挠头,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两手一撑,灵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抬起头对上了科洛雷多的眼睛。

紧接着他就像看到了什么令人无比惊奇的宝藏一样瞪圆了双眼,不可置信的嚷出来:“科洛雷多!您、您笑了!”

主教大人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翘起的嘴角,皱了皱眉头,重新把嘴唇抿成平时紧绷绷的直线。

“噢别呀!”天才继续咋咋呼呼的喊道,“您笑起来真好看啊!平时为什么都不笑呢!”

科洛雷多被这直白的赞扬噎住了。他用自己所剩无几的理智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尽力使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莫扎特,”天才眨了眨眼睛,“你奉承我也没用,两天后的曲子照样要按时交。”音乐家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来。科洛雷多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几乎控制不足自己内心的愉悦,他以确保某人能听见的清晰平稳的声音吩咐阿尔科即刻将驴送走后,听着身后传来的“Neinnnnnnnnnnn”大步走回宅子。

阿尔科对天发誓今天主教大人的步子比平时轻快了许多。

END

评论(9)
热度(21)

© SomeCandyTalking | Powered by LOFTER